Welcome to Our Website

蒂特:世界杯阵容是四年周期搭建替补球员选择应该注重破局

巴西队主教练蒂特出席了对阵突尼斯的赛前新闻发布会,蒂特表示对于巴西队的世界杯大名单,自己还没有最终确定。

他可能会是比赛计划的一部分,可能。我并不是说他一定会首发,有想法让他登场吗?的确这是我们的想法,不管怎样我已经有了对佩德罗的认识,我知道他能够带来什么,他已经为巴西队踢过比赛,他和球队一起训练,不仅仅是这场比赛的表现会决定他是否能够进入世界杯大名单,也关乎于他特有的特质。

一般来说10分钟左右的出场时间,我们根本无法让一个顶级球员发挥出自己的最佳水平。尽管他已经为巴西队出场过了,我们还是需要给他更多机会,因为我知道他是一个与众不同的球员,我知道他在弗拉门戈也会有机会的。所以现在应该给他更多时间甚至是首发(笑)。

战术是我们经常谈论的两种模式,一种是更先进和更有创造力的二中场,另一种是更加追求平衡的中场,能够给你的进攻和防守都提供更多稳定性。

如果我们想要踢得更加有侵略性,追求更多进攻空间,那么帕奎塔出任中场之一,就会有这种效果。边后卫如果用达尼洛而不是米利唐就也是这种思路,战术平衡方面总是有很多想法。

目前来说,踢球的方式和打法,我们有了。但具体谁来踢,还没有。比如我们三位门将,去年美洲杯是埃德森,世预赛的一些比赛是维瓦尔顿,而阿利松是上届世界杯和2019年美洲杯的门将。门将的选择都很难,他们必须都集中精力,发挥出最好的水平,我和门将教练塔法雷尔交流时都很谨慎,让他们在比赛中能发挥出最大作用。

没有啥,没有什么能比得上我的儿子、女儿和妻子。在家族中我讲话通常是鼓舞人心的,而和球员们一起时,我也很高兴。但我的妻子毕竟是妻子,我们所拥有的是一种非常和谐和自然的关系,是一种带着责任感的快乐,我们也要带着快乐的心情去接受它。

从俄罗斯世界杯结束的那一刻起,这个周期就建立起来了,就像我们一直做的所有其他事情一样,它不是孤立的个体,是整个过程的一部分。

有很多身体健康的球员,我们需要完整分析每个人的情况,我收到了佩雷拉发来的消息,他祝贺我终于把有时候睡不着觉的真相公之于众了。

这倒是真的,我们也是人,必须有一种正义感,让所有的球员都有机会跻身最终的世界杯大名单,我们也要关注他们在俱乐部的表现,保持健康,踢出高水平的比赛。

事实上每场比赛都有可能会给你带来惊喜,我给你举个例子,吉马良斯和我们在一起,他想要恢复伤病并继续比赛,但纽卡要求他回来,他找到我们,表示在去留的问题上感到进退两难。他想让我们来决定,我看着他说:“不,这个决定权在你,你入选国家队得益于你的健康和高水平表现,我们知道你有多投入。”

所以他回到俱乐部的速度越快,再回来的机会也就越大,因为我不知道阿图尔是否能够回到当初美洲杯他的水平,那时候的阿图尔还是最好的球员之一。

我觉得这类球员的选择可以归纳为两点:创造性和通用性,主要的模板还是一样,我们不要把主要的比赛模板和团队的比赛方式,和特定的条件混淆。

球员们都表现出了这样的能力,罗德里戈有这样的特殊能力,他和佩德罗不太一样,佩德罗是9号球员,如果他做9号球员以外的工作也显然行不通。

我觉得这是基础,对吧。他们的出色表现让他们能够以国家队球员的身份来到这里,我们可以抛开俱乐部的表现,在训练和比赛中。但重要的是他们搭配在一起的发挥,比如佩德罗也能起到里沙利松的作用,他是锋线上的一堵墙,能够带来不一样的东西。

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,我告诉大家,世界杯的阵容是四年的构建,有很多因素。机会我想给每个人,有时候我强迫自己,因为我需要公平,如果我选对了7到8人,那很好。但我或许也会错过2到3个好球员,这就是足球,这就是生活,我们总是倾向于做正确的事情,这是性格和天性的问题。

弗雷德的机动性令人印象深刻,速度和敏捷性都很出色。他有良好的技术能力,进攻也很舒服,就像对阵乌拉圭一样,但他不覆盖边路,边路深度覆盖是后卫工作,而覆盖后场则是卡塞米罗的活。

这对于体能教练来说是困难的工作,但我觉得他们的体能会达到一个巅峰,因为这是赛季中期。

我们担心的是欧洲的赛程很紧张,他们有很多周都是一周双赛,甚至没有多少休息时间。

一直到11月14日比赛才会结束,我会和球队的相关人员,追踪一些球员的情况,对于他们来说恢复会很重要。

帕奎塔表现不错,吉马良斯受伤了,但他依然是我们的候选。进攻选项也很多,安东尼、维尼修斯、罗德里戈、佩德罗,我们有很多球员都能够达到比赛的要求。

我们有机会和世界杯队伍较量,加纳和突尼斯都在为世界杯做准备,所以能够在世界杯前和参赛队伍较量感受氛围是很重要的。

突尼斯之前3-0赢下了日本,而我们只赢了1-0,他们的技术水平很高,他们的风格和加纳不太一样,我们有机会在世界杯面临类似风格的对手,这是我们一种研究的选择,我们知道杯赛模式下,需要更多可以参考的对象。

我很尊重球队的透明度,如果是感受,那我们就尊重感受。里沙利松不是热刺的9号主力,因为他们有凯恩,他能够胜任锋线箭头的角色,我们有很多不同特点的球员。

对于里沙利松,他的进球是在内马尔的帮助下完成的,但我没有想到里沙利松第一次尝试射门就开胡了,因为他是锋线球员,必须要冷酷无情。

当然,我们想要每个人都有好的状态,佩德罗、库尼亚都是如此,但我们必须以公平的方式竞争,我们目前有三名能踢9号位的球员,我们的工作令人印象深刻。

我更愿意参与其中,我希望南美和欧洲球队能有更多交流,这会让我们更成熟,也许对手也会成长,但我愿意面对这一切。

我认为自己是一个人文主义者,我首先看到的是人,然后才是专业人士,包括你的记者领域。我一直希望它有更强的社会平等意识,对各种活动的尊重。

在一个受到尊重和重视的劳动力规模下,我并没有特别意识到这有多糟糕。一场旨在实现平等或者更大程度上社会平等的运动,将永远得到我的支持,不仅仅是卡塔尔,其他地方也是。

我的教育是基于我的家庭圈子,我的朋友和老师,他们存在于我们每个人身上,这样我们才能有一个更公平、更平等的社会。

蒂特说得对,每届杯赛的选人不可能十全十美,总会有优秀的球员错过国家队。是选择更厉害的球员上场打球呢,还是选择更符合自己的战术思路的球员上场打球呢?对每个教练来说都是难题,就好比热苏斯论真空水平就是巴西队的二号球星,甚至有时候能做得更多。但他在世界杯前几场大概率得替补……蒂特显然是选择了更符合自己战术思路的人上场打球,这无可厚非,孰对孰错只能在卡塔尔去印证了。

巴西的足球人才就是多,一批老去后又有新的一批顶上来的,还是青出于蓝的那种。

除了弗雷德不满意,其他的都很好,弗雷德的位置要是给乔林顿该多好,小达尼洛也可以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